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栏 > 凯恩斯观察 > 正文

如何破解降费的困境?

作者:凯恩斯   来源:财富时代杂志 2019 03月刊 2019-04-02 14:03

本文《财富时代》杂志三月刊版面


 
两会最关注的议题就是对企业减税降费,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,深化增值税改革,今年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%的税率降至13%,将交通运输业、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%的税率降至9%;保持6%一档的税率不变,但通过采取对生产、生活性服务业增加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,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。

企业税收过重是导致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之一,所以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设定为6-6.5%,低于去年的目标。而国际的经验表明,政府需要减税,放水养鱼,使企业家建立信心,经济才能充满获利。

与政府减税同时受关注的还有降费。减税降费同样重要。特别是去年一条社保由税务征收的消息,导致企业家忧心忡忡,担心被追缴社保,所以很多企业赶着在2018年底注销。企业家担心社保被追缴是对的。因为实际上社保就是对企业的另一种变更名义的税,而企业家担心的关键在于,收税人制定税法,又解释税法,没有第三方监督,税务部门可以根据地方规定,对企业随意的征收,这是企业家最担心的大问题。国外征税有一条基本的规则,税收法定原则。就是政府所有的税收必须经过各级议会讨论,但是显然我们地方政府缺乏这种类似的征税监督机制,这就导致企业缴多少税,由税务说了算。

目前中国已经进入到了服务贸易为主的国家,在美国是没有增值税的,因为服务贸易是以人力资源为主,增值税是流转税,是以工业化国外为主。而且对于人力资源为主的服务型企业,其社保负担其实已经很重。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测算,看看一个月薪2万元的员工,企业要为其缴纳多少税费? 

 
为了避免计算错误和计算方便起见,我们直接使用了一个网络上的五险一金的计算器,看看企业聘请一个月薪20000元的员工,个税能得到多少,企业需要为个人缴纳多少税费? 

下面的图表是一个2019年的五险一金计算器,假设企业的社保由税务征收之后,税务部门严格按照个人工资的比例扣除税费,企业为一个员工,需要缴纳的税费有多少:

 
可以看到,在北京税前20000元,个人需要缴纳的五险一金是3500元。那么我们利用个税计算器,可以计算出新的个税法之后,个人实发工资是多少(假设有两项扣除)。



2万元工资,税后到手净收入15760元。看完你是不是有点心痛的感觉?

慢!这不是企业的全部支出,因为实际支出还要加上单位缴纳的部分8200元。所以,一个月薪2万元的员工,个人得到的税后工资是15760元,企业付出的成本是28200元,相当于员工税后工资的一倍!比个人更心痛的是企业家!

一个企业雇佣该员工的成本是每个月28200元,付出的税费是3500+740+8200=12440元,占据三分之一还多,若是该企业属于研发阶段的小微企业,雇佣了5名同样工资的员工,企业光一年的用人成本就达到了169万多元,我们还不算企业需要缴纳的增值税和所得税!
市场人士一直呼吁对企业减税,包括近期国税局也表态在配合相关部门研究减税措施。但是对企业的全面的减税措施是千呼万唤不出来。个人认为,对于企业来说,不仅要减税,更要降费,因为企业付出的费比税还高!

因为对于企业来说,除了我国不仅税率全球水平最高,包括五险一金在内的各种名目繁多的费,对企业更是一场噩梦,更有甚者,有些地区,一方面在给企业“减税”的同时,却变着法想增加企业的“增费”,比如未来如果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全部由税务统一征收,高昂的费用更将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!

为何减税降费对于企业同等重要?

目前,社保等支出已经成为了企业的负担,变成了不在税表内的企业人头税。所以,现在我们就可以理解,为什么不少企业并没有按员工实际工资足额缴纳社保费,或者员工是按照最低基数缴纳的社保;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很多人失业,企业不愿意雇佣员工,不愿意签合同,不愿意缴纳社保。说白了企业若是按照规定给员工上社保、公积金,而且所有的都按照最高比例缴纳,企业成本太大了,小微型企业更难以承受,所以2018年出现了大量的小微企业倒闭或注销。
 
这么说,或许你会想,少几个小企业算什么,我国有的是大中型企业,对经济发展带来的动力和就业岗位岂不是大得多,这你可错了,据调查,中国的小企业贡献了全国80%的就业、70%左右的专利发明权、60%以上的GDP和50%以上的税收。小企业的数量可要远多于大中型企业,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,我们不能忽视小企业的潜在力量,稳就业、刺激经济,我们甚至可以说小企业是发展的生力军。

但是当2019年用工成本持续上升,超过企业利润,最终成为负数,这些小企业家会不会难以盈利,关停企业,然后带来一小波失业潮,这个恐怕就不知道了。

矛头要对准,企业普惠性减税的重点是“减税”,更是“降费”,企业很多的负担在“费”上。在2019年“稳就业”政策导向下,社保费率如何下降直接关系到企业实际社保负担变化,才是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地方。
降低企业负担,核心就是减税降费。

为什么以前,听不到企业抱怨税高,费高?一个原因是经济下行之后,企业的经营环境开始变坏。另一个原因是,虽然我国的税率全世界范围内都很高,但是企业实际缴纳的税负比例不高。国税三期之后,税务征缴用上了大数据技术,让所有的逃税/避税行为都变成不可能。原来的“严税宽征”状况下勉强活着的小企业,“严税严征”一下提高了实际税负,导致很多小企业无法生存,2018年超过220万家批发企业倒闭,税务局变成了菜市场,天天人满为患,已经提醒税费问题已经成为压倒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 
如何破解降费的困境?我认为可以在重视减税普惠性的同时,更要注重实质性降费,对企业普惠性,大幅降低增值税,统一降低利润所得税到15%以下的水平,同时降低企业缴纳社保的比例。实质性降费才是所有企业家真正关心的。

这样,企业的税费噩梦才有望转变,企业家心里的石头落地了,自然不愁为员工交社保,更不愁今后的发展。A股市场2018年之所以低迷,N多大股东清仓式减持,更多的是企业家对利润没有信心,未来如果能真正的减税降费,上市企业利润增加,才能成为A股上涨的动力,对企业减税降费的这块石头若是能够解决,对于股市才是真正的大利好。